梁碩: 托普歐樂居

2015年01月27日 - 03月15日

梁硕在偏锋新艺术空间建立了一个拓扑空间,观众进入展览,就进入了这个拓扑结构中。主题“托普歐樂居”其实是一个花招,一个故意显摆出修辞的修辞。这种过度的、矫饰的趣味,带着自得其乐的努力炫耀,因毫不掩饰的媚俗而获得了某种反讽效果——这或许就是梁硕称之为“渣”意的美学。当然,梁硕的工作并不只停留在美学或文化趣味上,他更在意的乃是一种工作机制:在条件性中去呈现出可能性。

 

新改造的展厅空间结构给了梁硕一个具体的出发点,作品的基本空间构架及展示策略(很大程度上是展示与观看的关系)都来源于此。在这个展览中,他希望能建立一种空间的延续性及观看的反身性,试图让展示方式本身成为展览的内容,把观众自身的体验变成观看的对象。延续性是一个典型的拓扑学问题,但在梁硕这里,除了构造面与空间的延续性之外,对艺术生产方式的完整结构——即艺术系统的延续性——的呈现,也是他工作的维度之一。

 

在给定的工作时间与预算下,梁硕选择了轻型的建材与软装饰材料来搭建他的拓扑空间结构。而在更具体的搭建方式上,他即兴抛洒木条落在木板上,由偶然形成的分割线来裁切板材,再依据板材的边缘匹配逻辑拼接、延展为立体结构。在这种机制下,梁硕获得的是一种具体的自由。实际上,趣味与机制,或者说自我与自由,又在梁硕这里构成了某种互相抵触,而又互相推进的关系。